坐在副驾上的人永远学不会开车,给年轻人足够的机会,他们自己就会涌现出来。

之前,在发布会前夜赶了篇文章 头条1月15号发布的社交产品,也许可以是这样的,本来想在体验产品后写篇用户体验,前后做个呼应,但下班回到家打开手机发现铺天盖地的体验,铺天盖地的讨论年轻人和“老人”,铺天盖地地讨论社交压力,突然转变了想法,不如聊聊这个产品让我想到了什么。

首先,所谓场景、所谓功能现在是什么根本不重要。

讲道理,今天多闪93年的产品介绍人,说视频社交,说的表情包语义调起,说社交无压力改良,这些功能和对社交的思考,我觉得不是这款产品成功与否的关键。“中台思维”和“数据积累”及“算法能力”才是有可能缔造另一个社交帝国的关键。做C端产品最好的方式,不需要拘泥于主观的“故事”和“价值”。而是需要尊重客观的数据,客观的用户喜好,更需要简单的人做顺势而为的事情。

其次,年轻人和“老人”只是不同的用户分层罢了,而工具普适。

微信是一个更为成熟,视角更高的普适设计。多闪的对手不是微信,而是QQ。讨论这件事的都是“老人”,而去尝试,去接纳的都是年轻人。主打年轻人的产品,天生就是有生命周期的,因为不可避免的,年轻人都会老,这个10年的年轻人都长大了,他就是“老年人”的产品了。

一个产品为了去更好的满足一类人,一个用户层,那就会做的更“细节”,或是会做的更“臃肿”,后面再做改造容易,做改革就难了,放在容错率高的用户群,没有问题。而容错率高的人,多是年轻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微信坚持“少即是多”,因为10亿人的容错率要看10亿人的下限,而不是10亿人的上限。

最后,年轻人喜欢和过去的自己告别,老人才喜欢怀念年轻的自己

为什么做3天可见?为什么做72小时消失?从早期的QQ,到后来的校内(人人)网,到后面的微信,到今天,我们对待曾经的自己留下的痕迹的态度,从最初的“关掉”、“删掉”、“那不是我”、“妈呀,黑历史”,到坦然的能和自己聊聊“你看我当时多可爱”,“多大点事,当时怎么那么傻啊”。我不知道有多少经历过“校内网”和“人人网”时代的人和我一样,特别希望当时留在上面的那些状态,那些照片,那些痕迹,那些数据能回来,但看了之后还是会设置为“自己可见”。当一个人经历了足够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告别简直太容易了,怀念而不伤感也许才是最好的状态。



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现在就好好睡觉


品柴

PINCHAI


#狗蛋铲屎官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