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生命不会留下痕迹

虚空,生命不会留下痕迹

文/孙树恒

1

从通州到丰台,从阳光城到南苑机场

公司安排的一辆奥迪车,司机小伙一路热情,缄默,送行的风,简练、迅猛。

在公司服务十一年,心地和身体,都留下

阳光的符号,相互磨损,心安

瘦成了大地上的一粒光斑。

我像一个菜鸟一样,在一处流动的森林似的人群中突围,

打印机票,托运行李,掏出充电宝,解开裤带,伸展胳膊,抬起脚,喜剧性地倾斜。

我走出一小块安静燃烧的封闭地,我渴望被某个人从外部打开。

然后,坐上飞机,延误,延误,联航不连航

忽略,起飞,喧闹的城市和忙碌的人群,悄悄地隐退。

在虚空,渐次打开,我的第一个女神还和我在一起么?是白色的、绝对的天堂。

2

陷入新一片天空的素描。云朵,不是在涌来,就是在涌来的路上

退去时的泡沫,像松懈的棉团

表面壮观,其实早已虚脱。

没有人能在狭小的空间里漫不经心。何况在空中

云层很厚,我看不见我自己,机翼伸展得那么孤远

像拼了全身力气,机身暗自颤栗了一下

午间云里的阳光,是如此夺目

宿命的那一朵朵云,摇曳在,夏季雨水泛滥的季节

多少次剪辑成,自由舞蹈的片断,最美还是飞翔的样子

眯着眼,小心翼翼地,一对青年男女紧紧地搂在一起

轰鸣声,害怕掀开了他们的秘密

大地长风竖着吹来

飞跃过旷野,肉眼看不到时光堆叠

邻座把心交给书、电影和游戏

一个个美丽的空姐 最终拼成一朵莲花,机舱里的香水味、空气都在奔跑。

3

知道远方有多远

断了的念想仰天长叹

我用目光仰望,俯视,

虚和实,在天空思考

向着风,云朵,尽管没有回应

收集尘光,幻影在窗,看不清模样

干脆闭了眼睛,随着颠簸

心儿萌动,亦依时序,人须安命。

所有腐朽的事物都会抽离我的身体

甚至苦难,甚至悲悯

酥软的胸膛,怀抱追随的云彩

脚下试图踩着妩媚的青山,

只有在云之巅,云的故乡

对命运装无辜时,再去想象虚无的天空

窗外是天地间的魔法,对平安的渴望

我的心在祈祷。我的皱纹是沉默。

4

飞机落地,安好就值得欢呼,

我的幽灵可曾经过、从远方招手

没有什么引导我走向自己,除了我的直觉,还有爱的人

一只鸽子在我肩上留下爪痕,然后飞向苍白的高处

其实,人到这个年龄,无关左右

越来越清晰的是人间万象,雾中花水中月

越是靠近越是坦然,虚空的社交如同焰火

我明白这顿悟之景,知道我正去往已知的途中。我的灵魂迂回。

脚下有一块不说话的石头,硌脚,接地气

就像我的经历一样:被踩过,被遗忘

唯一不同的是,我仍在路上,没被自己看轻,被爱人器重。

我此处不是虚空,是跨越

从我的脚步,到我的梦想……

(作者档案,孙树恒,笔名恒心永在,内蒙古奈曼旗人,供职阳光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