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2018年12月29日17点05分,2018年度中国电影总票房成功突破600亿大关(含12月30日、12月31日预售票房),感谢每位为中国电影票房付出过欢喜和泪水的您! 



数据显示,目前的600亿票房中,贡献最多的是《红海行动》,其36.48亿的票房贡献了票房的6.1%,此后是《唐人街探案2》,以33.97亿元的票房贡献了5.7%;排名第三的是《我不是药神》,以30.7亿元的票房贡献了票房5.2%。


附录1:中国年度电影票房百亿里程碑

2010年,首破100亿元;

2013年12月8日,突破200亿元;

2015年9月5日,突破300亿元;

2015年12月3日,突破400亿元;

2017年11月20日,突破500亿元;

2018年12月29日,突破600亿元。

附录2:2018年破10亿电影榜单

1.《红海行动》36.50亿

2.《唐人街探案2》33.97亿

3.《我不是药神》31.00亿

4.《西虹市首富》25.47亿

5.《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3.90亿

6.《捉妖记2》22.37亿

7.《毒液:致命守护者》18.69亿

8.《海王》17.36亿(上映中)

9.《侏罗纪世界2》16.95亿

10.《头号玩家》13.96亿

11.《后来的我们》13.61亿

12.《一出好戏》13.55亿

13.《无双》12.73亿

14.《碟中谍6:全面瓦解》12.45亿

15.《巨齿鲨》10.51亿

16.《狂暴巨兽》10.03亿

掐指一算,你为600亿贡献了多少?


电影《邪不压正》剧照


600亿?

 

六百亿这事果真如此吸人眼球?

 

在21世纪进入到第二个十年之后,我们已经太习惯于一系列线性增长的“惊人数字”。拿电影这块儿说,从一开始的一年一破,过渡到一季一破、一月一破,再到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总量在冲破百亿元门槛后,向着千亿元的“钱”程高歌猛进。这些GDP逻辑意义上的桂冠恐怕已引不起国人的震惊体验。

 

倒是另一组数据值得唠唠: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

 

资本

 


 

而这几年的票房投机、票房造假也屡见不鲜。

 

早一点如《叶问3》的买票房事件,对,你没看错,“买票房”的目的,就是使相关利益方在资本市场获得丰厚回报。打个比方说,如果能保证5亿票房,就可以在资本市场获得10亿的回报,那相关利益方就是自己借钱,也要去把那5亿票房买下来。

 

而随着2016年夏天证监会叫停了上市公司在影视、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跨界投资,原有模式已行不通,发行方因制作成本过高的压力就开始“另辟蹊径”。

 

就说去年的爆款《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就出现大量集中退票的“异常情况”。这其实也是利用了现有院线模式的漏洞:院线产能过剩后,同质化竞争致使各类院线在消费环节作出取悦观众的调整,比如允许退票、改签。相关发行方瞄准缺口,在影片放映前通过互联网售票平台恶意刷单,制造所谓的“口碑”假象。

 

与此同时,过去一年也成了“明星崩塌”的一年。

 

11月,广电总局发布了最严限薪令,要求演员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随后,爱奇艺等6家公司发出联合声明,又给明星的片酬划出了5000万的红线;而自6月起,在霍尔果斯,这个2014年才建市的边陲小镇,报纸上就开始出现了大量公司注销的信息。

 

整个行业享受的政策红利,骤然消失。


电影《后来的我们》剧照 


方向

 

中国电影市场由增长时代步入到存量时代,一方面是“热钱”不再,另一方面则是优胜劣汰、内容为王的出场“良机”。

 

2018年,唯票房论破了,低价策略破了,低门槛产出模式也破了,接下来能走的路很明确,就是深耕优质作品、各类型电影百花齐放这一条。靠引进电影补齐600亿不是长久之计,被网生市场抢走的观众、被烂片吓退的观众,只能靠优质内容唤回。

 

岛叔以为,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应能做到各类影片的差异化供给,毕竟新一代消费者对电影产品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这就要求电影产品必须完成从“合家欢”“人见人爱”的制作模式向“小众人群引爆”“长尾效应”等多样性供给的转变。

 

怎么个方向?

 

这两年中国电影的跌宕起伏已经见出了部分启迪,比如此前大家(包括岛上部分迷妹)尚以为“IP(知识产权)”和“流量明星”是解决一切电影消费需求的灵丹妙药。但《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等现实主义题材乃至主旋律电影的广受好评,借市场自身就说明了问题。

 

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位电影界人士就给岛叔说,“所有具有情感驱动力的现实主义类型电影在中国都会拥有巨大的市场,因为中国观众就是要看真实的情感冲突和真实的社会冲突。”

 

2018年的暑期档就是这种趋势的缩影:几年前,国内曾经在暑期档减少好莱坞大片的引进数量,但在2018年的暑期档中,即使放开引进,国产电影还是包揽了票房收入的前5名,其中排前三名的作品都具有非常浓烈的现实主义创作基底:它们或是直面现实生活中的实际冲突(《我不是药神》),或以贴近现实的方式创作出来源生活的喜剧故事(《西虹市首富》),或将矛盾与人性在极端情境下进行拷问(《一出好戏》)……

 

而随着电影市场的进一步细分,过去在市场中一度受到冷遇的“艺术电影”也获得了更宽广的放映空间。经过2年多的发展,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已经在国内226个城市的1656家影院中拥有了2131块银幕。

 

如何为商业目的性没有那么强的艺术电影创造空间,让更多类似《小偷家族》《北方一片苍茫》《大三儿》等艺术电影也能取得成功,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管理机制层面亟需变革的问题。


电影《北方一片苍茫》剧照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冯小刚在《甲方乙方》中如是辞旧迎新。若干年后,2018年或也会成为电影人口中最怀念的年份——各家皆在触顶后翘首等待,在资本退烧后寻求转机。


但泡沫破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风险永远与机遇并存,票房神话的海市蜃楼散去,一场新的战役正在展开。











时代正在抛弃不爱学习的人

掌握知识才能赢得未来!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文章来源于网络转发